从英文不及格到雅思总分8.5,是什么让他脱胎换骨?(下 – 方法篇)

点击阅读上篇
点击阅读中篇
前情提要
2003年,13岁的小何第一次接触到了英文这门完全陌生的语言,并开启了为期一年的“英文学渣”生涯。自己的不自信、老师的不待见、同学的不看好使得小何同学幼小的心灵频繁受到上万点暴击,并形成了“学不好- 排斥- 成绩下滑- 更排斥”的恶性循环。但感谢《希望英语》唤醒了那年少的虚荣心,使得濒临自暴自弃的小何同学持续自我激励,摆脱了“英文吊车尾”的称号,并在中考获得喜人的成绩后,于高一晋升成为“英文课代表”。之后小何同学在国内“校令如山、校纪似铁”的重点高校中,由于“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性格使然,受到该体制内老师的各种挤兑和排斥。不甘心思想被改造和禁锢、正处在“思想萌芽期”的小何催生了出国的想法,并在父母的鼎力支持下,只身一人奔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资本主义,开启了留学模式。好景不长,由于文化的不同以及语言的不通,16岁的小何觉得跟澳大利亚格格不入,并再次进入自我保护模式,以人傻钱多的姿态,死皮赖脸地在万恶的资本主义里找到一个与外部隔绝的舒适圈,撒着父母的血汗钱,持之以恒地自我麻痹、耍流氓。幸运的是,在ESL老师Mrs. Hamilton的引导下,小何意识到了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 Skills)的重要性,逐渐形成了独立人格和价值观,并在这个基础之上,坚定了学好英文的决心。

一. 前人的弯路你莫走
我在澳洲的第一个英文学习目标, 就是将已有的4000词汇量“大跃进”到两万个。而最初的方法,便是掏出千里迢迢从国内扛过来的《新东方词汇》, 进行“读光、背光、写光”的三光政策。残酷的现实证明,通过这种以字母顺序排列的单词书去“死背英文”,对我来说是极其低效的。单词表中第一个词汇abandon(v. 放弃;遗弃;终止)也早早地预示了我的失败。不到一个月,我就坚持不住了,原因有以下几点:1.  字母顺序排列会造成相邻单词的拼写非常相似,并且相互之间没有关联,这非常不利于学习者的分辨和记忆,导致混淆;

2.  英文单词分布非常不均,比如大量单词以a,b,r,s,t开头。这会导致背诵者感受不到成就和进度,从而扼杀学习的兴趣:第一天,背了两页A打头的单词,第二天,又背了两页A,等到第三第四天还是A,第五天打开书本,妈耶,怎么还是A?

3.  单词以独立而并非在句中的方法呈现,不具备被学习者实际运用的条件。语言是一门必须在不断运用中得到落实的学科,这样背诵容易导致记住的单词不会用或者用错、词不达意的现象。“学而不能以致用”极大程度上打击了学习者的动力;

4.  “艾宾浩斯遗忘曲线”对大部分人都适用,这个理论指出人类有序列位置效应,通俗点说也就是一张从A到Z的词汇表上中间位置的词汇非常容易被遗忘,单词的记忆量会在背完之后2小时内迅速下降;

5.  这种“苦行僧”式的工作,过于枯燥无味,从心理学上来讲非常不利于自我驱动力的长期建设;

采用这么方式背诵的同学们或者鼓励自家孩子以这种方式背单词的家长们,请务必要认识到这种模式的弊端。

而对于阅读能力,许多老师倡导的“少玩游戏多看书”并不适用于我,因为全英文的小说对于当时英文处于入门级别的我实在太难。每一页数目庞大的生词,大大降低了文章的可读性,这让“英文三脚猫”的我举步维艰。

而“少看小说多读报”同样也是不切实际的空谈。报纸上的英文难度系数偏高,对于雅思7,8分的学生仍有一些困难,而他的书写模式既不学术又不贴切生活,学了也不能实际运用。

二. 《何氏读写法》
在屡次碰壁之后,我开始摸索英语学习的“革命路线”。当时的我刚刚正式进入11年级的学习,天生喜欢耍小聪明(偷懒)的我,开始琢磨如何在把大量精力投放在英文学习上的同时,还不将学校的6门科目落下。经过一番思量,我选择了将6门课的教科书当做英文读物,并将英文教科书作为首选。原因很简单:1.  从11年级到大学研究生的这7年中,学生所接触到的英文均以学术性为主。而教科书中对用词、句型、逻辑组织上的选择是极其学术性的,这在阅读过程中会潜移默化地优化阅读者对学术性文章的理解和构建,这对今后的学习生涯打好了坚实的基础;2.  我们最终都要参加高考,所以必须确保各个学科都能获得满意的成绩。阅读并精读各个学科的教科书,极大地加强了对该科目的理解,从而确保了各个概念的落实情况;

这两点相互配合,使得我在提升英文的同时还能促进学科成绩,从而将英文学习融入到了生活和学业当中,产生了synergy(协同作用)让1+1最后大于2。

另外,教科书的精读偏向于读和写。我们在阅读的过程中肯定会遇到诸多学术性词汇,对这个类别的生词的查阅和背诵,可以为今后的阅读奠定坚实的基础。与此同时,这些词在完整的句子中得以呈现,这使得阅读者可以很好地明白什么样的场合用这个单词是最地道的,这也进一步加强了单词的使用能力,从而促进写作水平。更重要的一点是,大量的阅读可以让阅读者产生所谓的“英文语感”,that is, 很多句子会以相似的语法结构出现,阅读者很容易察觉出它们之间的共通点,从而反向推导出句子中的语法点,帮助阅读者清晰地认识到语法理论中的真谛,并在英文写作中得到模仿和借鉴。

这个学习方式,对我词汇的提升和语法的落实起到了巨大而实际的帮助。阅读各类教学材料对我来说已经得心应手,而各类学术相关的写作,我也逐渐驾轻就熟。我英文水平迅速提高的同时,使用英文学习其他科目对我来说也变得容易了许多。

 

三.《小江练听说》
当然,读写能力的提升对日常交流很难有很大的改善。道理很简单 – 如果我们在日常对话中总是文绉绉的遣词用句,那一定很快就会“酷到没朋友”。因此,我们需要在英文的听、说上,采用不同的自我提升模式。而我选择的正是英剧美剧。所谓“快乐追剧,法力无边”,我相信很多人都能跟我一样,体会过看剧所带来的乐趣。相比国内“手撕鬼子”、“石头炸飞机”、“吃炸两用馒头”等雷人的桥段,西方国家电视剧的商业化模式已经非常成熟,大部分的美剧和英剧能高效地吸引观众的眼球,并让观众们乐此不疲地在电视机前守候。我们完全可以有效地利用这一点,将追剧和英文学习紧密联系起来。当初的我主要看的是一部叫《The Big Bang Theory》的美国情景喜剧(sitcom),这部电视剧讲述了三位虚构的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天才和一位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工程师、以及他们的新邻居金发美女Penny的生活和工作中的喜怒哀乐。四位主角是高智商的书呆子气与Penny的社交能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角色之间幽默诙谐的对话让全剧充满了喜剧色彩。这部剧连续播出12年,期间斩获无数大奖,剧中那些可爱鲜活的人物也变成了家喻户晓的角色。

最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对话完全适用于生活中的真实场景。相比之下,历史剧(比如斯巴达克斯)或者是政治剧(纸牌屋)的对白,并不适用于日常生活。举个例子,好比我们日常生活中用《甄嬛传》里的甄嬛体,或是将《新闻联播》的播报方式用于日常交流,一定会让别人觉得你需要抽空看个医生。所以,对电视剧题材的选择上需要慎重,尽量选一些贴近日常生活的美剧或者英剧。(比如老友记friends)

当然,仅仅是通过每天追剧就能拥有出众的听说能力无疑是天方夜谭。想切实的提高英语,一定需要用以下方式观影:

首先,请务必摆正心态:追剧是为了学说辞,因此一个剧集至少要刷三遍:第一次娱乐为主,先逸后劳;第二次观看则需要将注意力集中在中英文对照的字幕上,筛选出觉得经典和不懂的句子,并做出记录和备注;第三遍则需要对居中能在生活中派上用场的句子进行跟读,并假装自己在做配音,尽量模仿其语音语调。

完成以上三点之后,第二天需要去学校主动寻找本地的同学聊天,并在聊天的过程中,想方设法使用昨晚背诵好的句子。首先,口语表达的训练必须要学习者张开嘴,要勇于表达,迈出这一步来突破自我。其次,你花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记录背诵的句子,如果没有用武之处,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再者,这些地道的英文从你嘴里说出来,本地的同学会对你刮目相看,之后会更愿意跟你交流,对你的自信心也起到了增强作用。

对于一些真的是“羞于启齿”的同学,在你突破自我心理防线之前,你可以尝试用『自问自答』的方式自言自语。比如,早期我在跟本地同学交流或者辩论一个话题的过程中,总会遇到明明脑子里有很多论点论据作为弹药,却苦于一时词穷,使我不得不败下阵来。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很无奈地抛下一句“If we are having this arguement in my native language, I’d be kicking your butt (如果我们现在用我的母语争论,我早就杀你个片甲不留了)”来缓解一下当时的尴尬气氛,这让我甚是憋屈。所以在一个人的时候,我就会在脑子里再现将当时辩论时的情景,然后假想辩友就在我眼前,并反复推敲怎么说(句子结构和选词)能够一招制敌。这样一来,就为下次辩论做足了准备,且这次准备的语句还能举一反三地运用在其他情景。

后记

由于篇幅较长,所以总结一下今天的话题。对于任何知识的学习,如果想要取得一定的成果,首先都需要找到一个学习的信仰,随后再使用适合自己的学习模式来增加乐趣和保持动力。想要学好英文也是如此。希望家长和同学们看完围绕本期话题写的3篇文章后,能从何老师的个人经历中得到许多灵感,俗话说得好,“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看仙人指路。”最后,祝大家学习愉快,happy learning!

从英文不及格到雅思总分8.5,是什么让他脱胎换骨?(中 – 留学篇)

点击阅读上篇
一. 序言 
在上一期中,我讲述了自己经过小两年的努力,以147/150的中考英文成绩成功从“英文学渣”逆袭的故事。这个成绩,让我顺利进入到了市重点高中,并在高一的时候,当选上了“英文课代表”一职。在这一期,我将通过讲述从国内高一到出国第一年的这两年时间里,所发生的一些具有重要意义的往事,以更好地描述我内心中的变迁,希望给各位提供一些促进自主学习(不只是英文)的灵感。由于国内重点高中普遍实行高压政策,在住校的部队式管理制度下,我们必须每天6点30起床,20分钟内完成洗漱,并在6点50分准时在操场集合进行1500米晨跑,随后到教室早读至8点30,吃完早餐后再进行各个学科的学习。一天的时间被安排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除了每节课堂之间有10分钟的课间休息,以及30分钟的午餐和晚餐时间,其余时间都在埋头苦学,直到9点15分晚自习结束后回到寝室,紧绷的神经方能得到稍许的放松。由于高一期间正值叛逆期,尤其是在国内这种复杂且高压的学习氛围里,我那颗小小的脑袋里,开始频繁地思考人生的意义。各种思想开始在脑子里生根发芽,并试图通过各式途径表达和宣泄内心的想法。比如,我会语文课上举手打断老师,只因为她表示她的“唯一标准答案”才是对作者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的真正诠释;我会在历史课上,对课本上所记录的近代历史极具主观评价的部分提出疑问;我会在数理化课堂上,对老师强调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句slogan表示质疑;我会对班主任用成绩来标榜学生的地位、用服从来定义学生品质的优良、用对老师的阿谀奉承来决定是否能加入共青团的这些行为,在写作中毫不忌讳地表达自己的不屑。

不幸的是,国内的老师并不欣赏我这种思维天马行空的学生,他们并不鼓励自由的思想和批判性的思维。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叛逆、不服从,并屡教不改的“思想很危险”的学生,所以我遭到了严重的打压,比如以记处分和取消团员身份进行威胁、状告教导处主任和家长、班上进行点名批评并试图疏远我和同学的关系、把我坐位调到最后一排等等。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到了高一的第二学期,班主任以“自我思想严重”、“不服从管理”的罪名,陆续将我从数、理、化三个竞赛班中踢出,还不忘在全班同学面前对我冷嘲热讽几顿- 这对那时的我来说,是一轮巨大的打击。

受挫后的我开始迷茫,并不知所措。幸运的是,竞赛班中两位好友主动伸出援助之手,三个15、6岁的少年,第一次像大人一样,坐在操场上讨论学习的意义。虽然我们各科的成绩都不错,但是在那次讨论之前,我们还从未好好想过我们为何要这么努力地学习。大家都仅仅觉得这是大人们想要的,同龄人也都在这么做,所以我们也必须要随波逐流。

可是经过那次讨论后,我们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数理化解释了世间万物是如何运作的。我们学习知识,不应该是为了在各种考试中取得名次,给自己和家人“长脸”,而是通过学习知识,保持对真理的追求,让思想不被束缚,从而完成思想的持续更新。

这次看似是三个懵懂小孩无足轻重的讨论,对我的人生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正是由于这次谈话,我下定了出国的决心。对于一个16岁的少年来说,出国不仅是逃离/逃避现状的最快方式,还是开启通往自己所向往的自由世界的大门的敲门砖。

在这里,不得不感激我父母的开明和前卫,在我提出要出国的想法之后,他们百忙之中,仅仅因为我年少时候的一个懵懂的诉求,而到处奔波办理留学文件,并在70天内申请到了澳洲留学签证。

二.  初来驾到
2006年7月5号是一个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日子,小何同学只身一人正式踏上了留学之旅。到达布里斯班,第一次迈入澳大利亚这片土地的时候,我心中没有任何畏惧,而是对新的旅途充满期待。还有就是,啊,空气真清新!哎呀,真香~但是好景不长,70分钟后出了海关,看见那位素未谋面的homestay mother 举着我的名牌,我便感受到了万恶资本主义满满的“恶意” – 曾今身为英文课代表的我,却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我也很难表达清楚内心所想。原来童话故事里都是骗人的,原来外国人见面打招呼,不说“How do you do?” ,他们也不会说“I’m fine, thank you, and you?”第一次出国的我,在这一刻,终于慌了。

“没事没事,这不是正式上学之前,还有语言学校么。” 我心中安慰自己说。

结果打击接踵而至:语言班里全是英文蹩脚的国际学生,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中国人,所以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中国人扎堆的情况。我们平时根本说不上几句英文,而上课中老师正经讲课的时间很少,也不存在课后作业,这导致了在语言学校中的3个月时间里,我英文的听、说、读、写、词汇、语法,提升进度很是缓慢。

最后,虽然我成功通过了语言学校的考试并顺利进入了10年级学习,但不过关的英文给我的学习生活带来了很多限制- 上课不能完全听懂、教科书上的学术性英文因为生词和陌生语法理解困难、听说能力不达标导致无法融入到本地同学的群体中、外出游玩没能力很好地跟本地人沟通、在校各学科的作业得分不高… The list goes on and on,这一切让我觉得,我跟澳大利亚这个在出国前心驰神往的国度,格格不入。

这样的日子过了小半年,期间的我一直游走在由我校8位中国留学生组成的“中国帮派”里。虽然我偶尔也会问自己这样的留学模式有何意义,但出于对舒适圈的眷恋、对英文的不自信、与本地人沟通中的词不达意造成的尴尬,我持续为自己的不作为找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我不说英文是因为我爱国,是为了海外华人大团结,而且老外的同学都太蠢没法交流、文化背景不一样无法相处等等。

 

三. 又是命运的转折点
直到在有一天的ESL(English as Second Language – 英文第二语言)课堂上,老师在课堂上给我们讲述了一本由真实事件改编、由美籍华裔作家和医生,马严君玲编写的叫《Falling Leaves》(叶落归根)的小说。这成为了继《希望英语》之后,我在英文学习上的第二个重大转折点。作者马严君玲在二次大战初期生于天津,长于上海,逃难至香港,在英国伦敦大学取得医学博士学位,1964年移居美国后于加州行医。1997年她的自传体小说《叶落归根》出版后,连续两年高居《泰晤士报》排行榜之首,先后被译成法文、德文、西班牙文、意大利文等二十余种文字,一跃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华裔作家。在书中,她称自己为“中国灰姑娘”,讲述了自己从有记忆开始的生平事迹。她从出生起便经历了各种不公,而孤立无援的她却从未停止抗争。她要做她自己,无论自知或不自知,当遇到限制或压迫时,她从来没有屈服或伪装过。在ESL老师的引导下,我从本书看到了大时代下的小儿女是如何被历史的漩涡卷入,在中西方文化的交融下,最后成就各自的命运。书中有许多场景让那时的自己感到强烈的共鸣,这使我对这位作家,以及她的这本作品产生了浓重的兴趣。但受限于英文水平,我只能先阅读中文翻译版,然后再在频繁查阅电子词典的过程中,艰难地尝试去看懂英文原著。这次不顺利的阅读体验,让我再次清晰地意识到了打好英文基础的重要性。在随后的英文课堂中,我逐渐并愈发意识到了中澳在语文学习上的极大不同(在国内,语文是中文;在澳洲,语文是英文)。国内的语文学习,主要通过背诵课文的方式,让学生识字、写作,并在各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文章中字句的理解,给出官方统一的标准答案而澳洲的语文课中,我们从不会被要求去背诵全文。并且对作者写的字句背后蕴含的情绪和动机,老师会积极与学生展开讨论,任何有理有据的理解都会被接受和鼓励,并不存在统一的答案。毕竟,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所以在澳洲,老师强调了每个人都是存在主观偏见这一个事实,但是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真谛,就是让社会上不同的偏见可以自由地竞争,让人们不受限制地去选择自己认同的价值观。

在英文课堂上,我们很少讲语法和词汇,而是把更多精力放在学习分辨和运用各类语言技巧上。老师的主要任务,是引导我们分析各类文体的书写技巧– 各类文学作品,包括报纸文章、新闻、小说、传记、演讲稿、电影、戏剧等,是如何运用各式各样的技巧来博取观众的眼球和认同感的?我们又该如何一眼识破作者在选词、句子构建、图片、音像上的技巧,来避免自己被牵着鼻子走

因为只有学会了这些技巧,我们才能在这个被媒体充斥的世界里,培养出自己独立的人格和价值观,从而避免自己失去自我求证的判断力,做到不对电视机和报纸上的宣传俯首称臣,不对舆论盲目跟风、言听计从。

而这,正是我当年出国求学的主要原因之一,而如果英文导致学习不能顺利的话,就真的是本末倒置了。

因此,只有拥有良好的英文基础,我才能对得起父母当初为了满足我的理想而付出的奔波和投资,才能实现我年少时梦想,才能融入西方文化、更好地接受我所认可的教育。

在英文课老师的引导以及《叶落归根》这本书的启蒙下,作为众多留学生中平淡无奇的泛泛之辈,小何同学再次重整旗鼓,在学习英文这件事上,迈出了更加坚定的步伐。

但这次驱动我的,不再是年少的虚荣心,而是为了履行当初出国时的美好愿景- 充分利用这片土地上的优势,不断提升自己思想的高度,to be a better man.

而得以实现这一切的前提,是掌握好英文这一门语言。

就这样,新一轮的追逐战,又开启了。

后记
在上一期中,我强调了要学好英文的第一步,是意识到学好英文所能给自己带来切实的利益,毕竟常言道,无利不起早。任何的付出背后都需要有看见的、摸得着的利益支撑,方能持久。这些利益,可以是给自己脸上添光,可以是证明自己,可以是考入一个好大学,可以是找到一份好工作,甚至可以是不再听见家长的嘚(dao)吧(bi)嘚(dao)。最终的目的都在于,可以让你自发地主动接触英文。本期中,我再次强调了自我觉醒和激励的重要性。所以,家长和学生们首先就要在这一步上多花费些心思。学生们需要主动去挖掘和寻找属于自己的“动力源泉”,家长以及老师们需要辅助和引导孩子找到他们的“源动力”。 

点击阅读下篇

从英文不及格到雅思总分8.5,是什么让他脱胎换骨?(上 – 入门篇)

一. 序言
近段日子里,许多忧心忡忡的家长一见到我,就“逮着”问我同样的一个问题- “何老师,我家孩子的英文怎么都学不好,时间花进去了,成绩出不来,我都快急死了。您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她英文提升地快一些吗?”其实,这个问题,从我8、9年前做英文辅导的时候,就从未停歇,不绝于耳。我在课堂前后也会时不时给学生和家长们传授一些学习英文的技巧和注意事项,但受限于时间和口头阐述的局限性,每次都只能提供几个较为片面的见解,难免会以偏概全。为了更好地帮助大家提升学习进度,今天借此机会,以我本人在英文学习中的辛酸历程为“药引子”,来和大家详细地聊一聊“英文难”这一个让众多学生和家长“头秃”的疑难杂症。 
二.  学渣年代
公元2003年的何老师还是一个稚嫩小学毕业生。在那个升初一的夏天,我第一次接触了这门完全陌生的语言。在人教版英文教材中,李雷、韩梅梅那些不是很地道的对话,和那个微热的湿润空气和爽口的西瓜,一起成为了我记忆中浓重的一笔。很多家长相信学好英文的必然条件是要有语言天赋,其实则不然。13岁的我对英文的第一印象是发自肺腑得索然无味,而对英文的学习过程也是十分艰难。26个英文字母的发音,我花了一个多月才能念准。而因为无法使用音标读单词,我在初学英文的整整一年里都是通过在英文下面写中文字的方式,利用谐音来进行拼读单词。这里发一点给大家感受一下:Audience 奥迪淹死

Farming 发明

Shabby ……….:)

以及

Town 烫!

Tougue 烫!

Ton 还是烫!

可想而知,这样的“英文学渣”有多么不受英文老师待见。在初一里一整年中,我每周总会有几次会因为作业不完成、考试太差、课文背不掉等原因,站着上完英文课。

可是,毕竟中考英文也有150分,高考英文也是必考科目。这个鬼门关,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另一方面,我心中不服输的情绪也发出了“我想学好英文”的呐喊。但是奈何英文就是不眷顾我,这大概就是所谓的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吧。

由于频繁受打击(同学的嘲笑、老师的不认可、英文拉分导致总分排名退步),我心中的不服输情绪逐渐转化成了自我保护,抱着“英文不行,那我就不学了!我可以学好其他科目来证明自己不是智障” 的想法,我对英语的态度越来越消极,而随之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学不好 – 排斥 – 成绩下滑 – 更排斥。

当时的我一定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多年以后我会身在异乡,以提高同胞英语水平为己任,作为一个兢兢业业的教书匠,教着这门曾经对我这么不友好的语言。

三. 命运的转折点
在初一结束后暑假的一天,我无意间在CCTV看到了正在播放的《希望英文- 全国英文大赛》。当时的14岁的我,看着点屏幕中这群年龄在7-12岁之间的“小屁孩”在镜头面前淡然自若,以流利纯正的英文对某一个话题侃侃而谈的时候,手中的冰镇西瓜仿佛失去了原有的香甜。羡慕的心情充斥着内心世界,那一刻我默默决定,为了彰显我水瓶座身上高贵的气质,一定要学好英文! 看完节目,我就迅速地把压箱底的英文教材拿了出来,从第一章开始重新学习。结果,教材中密密麻麻的英文段落让我头皮发麻 – 我连30分钟都没坚持住。“我要学好英文”也变成了 “妈耶太难了,我错了,这个酷我不耍了。”在事后的反思和父母的交流中,我意识到了持续的刺激以及自我激励的重要性。因此自那天起,我每天都会守在电视机前,等着欣赏屏幕中这帮“假洋鬼子”们,肆无忌惮地炫耀他们顶呱呱的英文,从而获得忍痛前进的动力。那个炎热的暑假,我利用这种自我刺激的方式,用了2个月时间重新回顾了初一所学习的所有内容,还借此机会“讹诈”了爸妈,巨资给我买了一个价值998人民币的文曲星,来帮助我把每个单词的发音都读得尽量标准、各种做题来巩固语法。

付出总会有回报,经过假期的努力,我在初二入学后的第一次英文入学考试中,我获得了117 ouf of 150的成绩,相比较之前每次只能拿70分左右,算是一个质的飞跃。

同学和老师们表示不解,我这个一直吊车尾的英文学渣为何两个月内得到了如此大的提升?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我当时掏出口袋里沉甸甸的文曲星,说“只要998,英文老师带回家。”  同学们听闻后,纷纷“上行下效”,班上经济条件允许的同学,几乎人手一台。现在想想,我当时果然还是欠缺商业头脑,每一台我收5%的介绍费,就能实现一个初中生的财富自由了!真是可惜。

不过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英文没查几个,倒是把时间都花在了文曲星中出厂就安装好的一款RPG(知识点:RPG – Role-Playing Game) 游戏中。一个学期后,他们不仅英文成绩退步了,其他科目成绩也呈现下降趋势。然而我,却默默地出现在了班级前10的名单中,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一箭双三四五雕”也不过如此吧。

付出得到回报,虚荣得到满足,尝到甜头的我学习动力自然提高不少,从而形成了良性循环 – 两年后的中考,我获得了147/150的高分,甚至超过了我引以为傲的数学。

 

后记
一个电视节目和一台“杀敌一千,自损为零”的文曲星引起的故事,就这么结束了么?NOOOOOOOOOO ~ 这一章节的《何老师往事》要说明的是,想要学好一门自己本不擅长的科目,比如英文,就必须要找到激发自己动力的源头。动力的源头各不相同,可以是兴趣、责任、决心,可以是为分数,为未来,为荣誉,或是为某人。与我来说,别人在屏幕上的星光璀璨是当年的我所心驰神往的,我发自内心地想要变得跟他们一样,不想低人一等,这使我摆脱困境,自我督促。所以,想要学习好英文,首先就要让自己想要学好英文。怎么样才能获得这种想法呢?你可以找到一个最能让自己信服的理由作为切入点,比如学好英文能够让你获得自信,或者是得到自己在乎的人的认可,又或者是让你之后的学习和工作更加顺利。任何能够真正意义上让自己心甘情愿为此付出努力并坚守的目的,是你迈向“学好英文”的第一步。但是,这仅仅只是打开了英文学习的大门。想要真正意义上的掌握好英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学海无涯苦作舟,找到能够为这些苦而坚守的动力后,再去摸索苦中作乐的方式,找到正确的学习方法,这才是那个英文学渣何同学,摇身一变成为现在的何老师的真正原因。— To be continued. 

点击阅读中期

点击阅读下期

2019NAPLAN结果放榜!表面欣欣向荣,实则忧心忡忡?

全澳中小学统考NAPLAN在上周三公布了2019年的成绩。
由于考试系统的革新(很多学校从线下改到线上测试,采用机考)还缺乏稳定性,很多学校的考生受到技术问题影响,在考试中无法连接。虽然这些学生之后进行了补考,但考试的连贯和完整性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因此这次考试成绩也伴随着官方的声明,表示应该谨慎解读。从官方放出的报告看来,今年是值得庆祝的一年。特别是三年级学生的优秀成绩似乎象征了幼小衔接教育的改善和提高。然而,教育界人士中,也有很多人对此次考试成果持有非乐观的态度。他们认为,在报告和数据下,有很多深层的问题似乎还依然需要解决。

官方考试报告
与2018年相比:• 所有学生的写作成绩都有所提高,特别是3年级。

• 对于其他测试领域,与去年相比,没有统计学差异。

与基准年相比(2008年或2011年的写作):

• 澳大利亚学生在5年级计算,3年级和5年级阅读,3年级和5年级拼写以及3年级语法表现均高于NAPLAN 2008平均水平。

• 7年级和9年级的写作成绩低于NAPLAN 2011的平均成绩。

超过17%的澳大利亚九年级学生未能达到国家最低标准,其他领域的成绩也停滞不前。

大约10%的七年级学生、7%的五年级学生和3%的三年级学生的写作水平也低于国家最低标准。

 

_20191204181226

各方评价
ACARA首席执行官 – David de Carvalho:一段时间以来,学校一直在集中精力解决学生写作问题。2019年的NAPLAN结果与去年相比有了令人愉快的改善,鉴于近年来全年水平的下降,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趋势。2019年的结果显示,自2008年NAPLAN开始以来,大多数测试领域都取得了进展,特别是在低年龄阶段。

联邦教育部长丹·特汉:

总的来说,2019年的结果表明,自从2008年NAPLAN开始以来,大多数测试领域都有所增长,特别是在小学阶段。

澳大利亚教育联盟代理主席梅雷迪思和平:

教师和校长不应相信这次因为技术故障而中断后得到的结果。许多教育局更关心的是自己的颜面,而不是确保对学生成绩进行有效,一致和可靠的评估。

联邦劳工教育发言人Tanya Plibersek:

政府未能扭转阅读,写作和数学方面的下滑。若下一代不能掌握基础知识,他们之后的高阶教育将会受到影响。而这是我们负担不起的。

维多利亚州教育部长James Merlino:

这些结果没有反映出学生的能力,这是因为九年级的学生很难把他们的考试成绩和职业潜力联系起来。我们必须调查各种选择,以确保我们的9年级学生更投入。这是为了让测试更有意义,而不是给NAPLAN增加不必要的压力。NAPLAN考试应从3年、5年、7年和9年改为4年、6年、8年和10年,让学校更及时地了解学生从小学毕业后的成绩水平,也能更好地让学生在考虑高中选择时使用自己的成绩。

强势插播硬广告
关于NAPLAN需要了解什么?
作为澳洲中小学唯一的统考,关于NAPLAN的新闻一直层出不穷。从之前部分学校为了提高NAPLAN成绩鼓励国际生不参加考试,到新州州长SARA MITCHELL提议用其他考试代替NAPLAN,不得不说,NAPLAN的考核机制和系统还谈不上完善。尽管NAPLAN成绩是衡量许多学校和学生水平的必备工具之一,但正如前面一些教育界的权威人士所说,这并不属于一个高难度的测试。这导致在澳洲我们需要各种各样其他考试进行填补。比如私校奖学金及精英公校入学时所需要的考试EDUTEST、ACER、AAS以及为了测试出众学生的小众考试ICAS等等。

虽然NAPLAN对于英语基础好的孩子来说难度不高,但英文基础较差家庭的孩子仍需要格外重视。尤其是数学考核方面,很有可能会因为英语水平差而受到很大影响。

虽然各学校对NAPLAN的成绩没有硬性要求,但NAPLAN的成绩的重要性还是存在的。两年一次,不得重考的特征让这个成绩对孩子的自信和自我审视都有着重要的意义。而对于那些优秀的学生,NAPLAN更加马虎不得 – 许多私立学校,公校精英班和精英公校都会将其作为参考学生是否合格的基础条件。

除了讲课,维思的教学还包含了什么?

“教学效果最大化”
“作为教学方,我们还可以如何更有效的帮助孩子?”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的团队在教研会议中,提到了这个课题。师资强化?课题研究?增多作业?这些一直都是每家教育机构的老生常谈。那么,除了这些传统的,我们一直在尝试的领域,我们还能做些什么?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先要从学习的本质开始研究。我们将学习的过程拆解成了两个种类:主动学习和被动学习。而主动学习又可以分成多种模式,比如传授、分析、练习、讨论、测试、总结等等。

我们发现,因为教师的身份,我们往往过于注意在传授的部分,却忽略了其他模式的重要性。如果能够通过一些方法,提高孩子非上课时间的学习效率,那对整体教学的效果一定会有显著的提升。

在这样的一个初衷下,我们开始注重对除了教学外其他细节的提升,也对我们的教务进行了开发和革新。

下面就请和我们一起了解一下,维思教育的教务支持,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吧!

维思教育四大报告
对于中小学生来说,想要提高学习成效,家长的监督和支持是密不可分的。为了能让家长在家能更好的做好支持工作的同时,也能即时了解到孩子的水平和学习进度,我们每个学生的整个学习周期加入了四类报告。
1. 入学评测报告
– 发布于学生第一次做完评测之后- 整理汇报学生档案,包括基础水平、学习习惯、个性特征等。- 规划学习路线- 制定阶段性目标

– 自学方向和练习方法

2. 课堂报告
– 每堂课后12小时内提供– 监督教学质量、方便教务协助、保留授课档案、教师之间数据共享– 供家长了解进度,以便辅助
3. 阶段性报告
– 阶段性报告为每两周一次- 周期性审核学习过程和成效- 根据上个阶段对学习计划作出调节
4. 结课报告
– 发布于学生第一次做完评测之后- 整理汇报学生档案,包括基础水平、学习习惯、个性特征等。- 规划学习路线- 制定阶段性目标

– 自学方向和练习方法

维思教务系统
除了报告,我们还使用了最先进的教务系统,使课程的管理和与家长的沟通更加简单和有序。一. 排课系统由完整的主数据库连接各终端,每个学生的时刻表,教师的时间表均有清晰记录,随时可以查询。二. 信息透明自动化

所有课程安排, 学生出勤,作业布置,课程报告,评测成绩,全部可以在线查询。课程前还会有系统安排的自动提示,最大幅度减少了因为人工操作或者交流不当产生的错误几率。

三. 精准课时计算

人脸自动签到系统会自动计算入库,保证课时消耗计算准确准时。

四. 家校互评功能

家长可根据学生反馈对老师进行打分,让管理层监督教学质量的同时,保证教学质量。

 

投机取巧,对aeas究竟有用没用?

一. 盲信套路吃大亏
ADAM是一个无忧无虑的杭州小伙子,15岁,正在读初三。他即将面对的是澳洲的高中生活。父母和他都希望能去教学设施、师资水平和教学环境都比较好的私立学校读书,加上aeas在杭州也设有考点,因此希望他能国内直接考出一个理想的aeas成绩,并直接用这个成绩申请优秀的澳洲私立中学。ADAM的英语水平谈不上出众。完全陌生的aeas考试,对他来说还是很有压力的。因此,家里为了他选择了杭州本地的一家机构进行了时长一个假期的补习。aeas考试的短期题库相对比较固定,在1-2个月之内考试的题目会相对接近。而每过一段时间题库就会进行一次大换新。这也就是说,由于同一学生每次考试的时间必须间隔三个月的限制,一个学生不可能在在两次考试中一样的内容。当然,这并不影响许多机构利用收集近期考生对考试的题目回忆总结并进行预测 – ADAM所选的这家机构的战略即是如此:以大量做aeas的模拟卷为主,通过题海战术、预测考题及背诵答案在考试中争取高分。课程结束,ADAM在之后的aeas考试中获得了32分。老师的确压中了听力,而ADAM也用上了准备好的答案。可惜的是,其他4个部分则完全没猜中,因此这个成绩也不算是意料之外。

ADAM有些沮丧 – 他辛辛苦苦背的题,全部打水漂了。

二. 戒骄戒躁,稳扎稳打
后来通过朋友介绍,ADAM家长联系到了身在澳洲的我们。经过了解后知道我们并不推崇押题或者过多套路,而是以提升基础英文为主要教学模式。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了他们起初并不看好的网络授课。30节课,66天,没有浮躁和侥幸的心态,而是稳扎稳打、一步一步地提升。这期间,我们见到了ADAM逐渐扩充自己的词汇量,加深对语法的理解以及熟练对书面用语和句式的运用。而他自己也逐渐变得对这项考试更有底气了起来。第二次AEAS考试,ADAM拿到了上次考试两倍的成绩 – 68分。虽然免不了语言班,但这成绩已经足够申请他心仪的私校了。而比起成绩更重要的是,在这两个月的学习中,他收获了踏实的心态充足的自信英语的提高。这些宝贵的财富将会在他未来在澳洲用英语学习的过程中,起到不可忽视的作用。
说教先生谈
关于考场套路的更多详细解读,我将会之后的另一篇文章中详细讨论。(欢迎大家点击页首蓝字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我们的公众号!)但抛开其他类型考试不谈,单是对于AEAS考试来说,投机取巧是没有任何意义的。AEAS并不是一个会刁难考生,刻意压分的考试。只要英文水平达标,就一定能取得不差的成绩。aeas成绩过低的情况,通常说明学生的英文水平并不足以让他们在海外用英文学习。即使在巧合之下,孩子真的通过猜题,套路等一系列方式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并进入了理想的私校。当学生的真实英文水平暴露,当学校发现学生的语言无法让他完成课业,学校很有可能会将其除名 – 而这对于孩子未来的影响是无法估计的。仔细想想,这么做其实无可非议 – 为了今后可以顺利理解课堂内容,英语终究是个绕不过去的大关。连英语都征服不了,又如何用英语征服别的科目?因此,就让孩子勇敢的面对来自语言的挑战吧。这不过是他未来需要翻越众多大山中的一小座而已。维思教育的孙孙老师老师最棒啦!

butterfly

Butterflies – aeas精读 (Y10-12)

Butterflies are among the most extensively studied insects — it is estimated that 90 percent of the world’s species have scientific names. As a consequence, they are perhaps the best group of insects for examining patterns of terrestrial biotic diversity and distribution. Butterflies also have a favorable image with the general public. Hence, they are an excellent group for communicating information on science and conservation issues such as diversity.

Perhaps the aspect of butterfly diversity that has received the most attention over the past century is the striking difference in species richness between tropical and temperate regions. For example, in 1875 one biologist pointed out the diversity of butterflies in the Amazon when he mentioned that about 700 species were found within an hour’s walk, whereas the total number found on the British islands did not exceed 66, and the whole of Europe supported only 321. This early comparison of tropical and temperate butterfly richness has been well confirmed.

A general theory of diversity would have to predict not only this difference between temperate and tropical zones, but also patterns within each region, and how these patterns vary among different animal and plant groups. However, for butterflies, variation of species richness within temperate or tropical regions, rather man between them, is poorly understood. Indeed, comparisons of numbers of species among the Amazon basin, tropical Asia, and Africa are still mostly “personal communication” citations, even for vertebrates. In other words, unlike comparison between temperate and tropical areas, these patterns are still in the documentation phase.

In documenting geographical variation in butterfly diversity, some arbitrary, practical decisions are made. Diversity, number of species, and species richness are used synonymously; little is known about the evenness of butterfly distribution. The New World butterflies make up the preponderance of examples because they are the most familiar species. It is hoped that by focusing on them, the errors generated by imperfect and incomplete taxonomy will be minimized.

 

蝴蝶是被广泛研究的昆虫之一,据估计,世界上90%的物种都有科学名称。因此,它们可能是研究陆地生物多样性和分布模式的最佳昆虫群。蝴蝶在公众中也有良好的形象。因此,他们是一个优秀的群体,可以交流有关科学和多样性等保护问题的信息。

也许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蝴蝶多样性最受关注的方面是热带和温带地区物种丰富度的显著差异。例如,1875年,一位生物学家指出亚马逊地区蝴蝶的多样性,他提到大约700种蝴蝶在一个小时的步行路程内被发现,而在英国群岛上发现的蝴蝶总数不超过66种,整个欧洲只支持321种。这种热带和温带蝴蝶丰富度的早期比较已经得到了很好的证实。

多样性的一般理论不仅要预测温带和热带之间的这种差异,而且要预测每个区域内的模式,以及这些模式如何在不同的动植物群之间变化。然而,对于蝴蝶来说,温带或热带地区物种丰富度的变化,而不是人类在它们之间的变化,是知之甚少的。事实上,对亚马逊盆地、热带亚洲和非洲物种数量的比较仍然主要是“个人交流”的引用,甚至对脊椎动物也是如此。换句话说,与温带和热带地区的比较不同,这些模式仍处于编制文件的阶段。

在记录蝴蝶多样性的地理变异时,会做出一些武断的、实际的决定。多样性、物种数量和物种丰富度是同义词;对蝴蝶分布的均匀性知之甚少。新大陆蝴蝶是最常见的物种,因此在这些例子中占了绝大多数。希望通过对它们的研究,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由于分类不完善和不完整而产生的错误。

 

field

Crops production – aeas精读 (Y10-12)

During the second half of the nineteenth century, the production of food and feed crops in the United States rose at an extraordinarily rapid rate. Corn production increased by four and a half times, hay by five times, oats and wheat by seven times. The most crucial factor behind this phenomenal upsurge in productivity was the widespread adoption of labor-saving machinery by northern farmers. By 1850 horse-drawn reaping machines that cut grain were being introduced into the major grain-growing regions of the country. Horse-powered threshing machines to separate the seeds from the plants were already in general use. However, it was the onset of the Civil War in 1861 that provided the great stimulus for the mechanization of northern agriculture. With much of the labor force inducted into the army and with grain prices on the rise, northern farmers rushed to avail themselves of the new labor-saving equipment. In 1860 there were approximately 80,000 reapers in the country; five years later there were 350,000. After the close of the war in 1865, machinery became ever more important in northern agriculture, and improved equipment was continually introduced. By 1880 a self-binding reaper had been perfected that not only cut the grain, but also gathered the stalks and bound them with twine. Threshing machines were also being improved and enlarged, and after 1870 they were increasingly powered by steam engines rather than by horses. Since steam-powered threshing machines were costly items — running from $ 1,000 to $4,000 — they were usually owned by custom thresher owners who then worked their way from farm to farm during the harvest season. “Combines” were also coming into use on the great wheat ranches in California and the Pacific Northwest. These ponderous machines — sometimes pulled by as many as 40 horses — reaped the grain, threshed it, and bagged it, all in one simultaneous operation. The adoption of labor-saving machinery had a profound effect upon the sale of agricultural operations in the northern states — allowing farmers to increase vastly their crop acreage. By the end of century, a farmer employing the new machinery could plant and harvest two and half times as much corn as a farmer had using hand methods 50 years before.

在19世纪下半叶,美国的粮食和饲料作物的产量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玉米产量增加了4.5倍,干草增加了5倍,燕麦和小麦增加了7倍。造成这种惊人的生产力激增的最关键因素是北方农民普遍采用节省劳力的机器。到1850年,用于收割谷物的马拉收获机被引进到全国主要的谷物种植区。用马驱动的脱粒机将种子从植物中分离出来,这种机器已经广泛使用。然而,1861年内战的爆发为北方农业机械化提供了巨大的刺激。随着大量劳动力进入军队,粮食价格上涨,北方农民纷纷利用这种节省劳动力的新设备。1860年,全国大约有8万名收割者;五年后,这个数字达到35万。1865年战争结束后,机器在北方农业中变得越来越重要,不断改进的设备被引进。1880年,人们发明了一种自动收割机,不仅可以收割谷物,还可以收集秸秆,用细绳捆扎。脱粒机也得到了改进和扩大,1870年后,脱粒机越来越多地由蒸汽机而不是马来驱动。由于蒸汽脱粒机价格昂贵——从1000美元到4000美元不等——它们通常由定制脱粒机的所有者拥有,然后他们在收获季节从一个农场到另一个农场工作。“联合收割机”也开始在加利福尼亚和太平洋西北部的大农场上使用。这些笨重的机器——有时多达40匹马拉着——收割谷物,打谷,装袋,所有这些都是同时进行的。节省劳力的机器的采用对北方各州农业经营的销售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使农民能够大大增加他们的作物面积。到本世纪末,使用这种新机器的农民种植和收获的玉米是50年前使用手工方法的农民的2.5倍。

AEAS阅读配图

The Art Nouveau style – aeas精读 (Y10-12)

AEAS阅读配图 - alphonse-mucha-redhead-among-flowers-art-nouveau-artwork

 

The end of the nineteenth century and the early years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were marked by the development of an international Art Nouveau style, characterized by sinuous lines, floral and vegetable motifs, and soft evanescent coloration. The Art Nouveau style was an eclectic one, bringing together elements of Japanese art, motifs of ancient cultures, and natural forms. The glass objects of this style were elegant in outline, although often deliberately distorted, with pale or iridescent surfaces. A favored device of the style was to imitate the iridescent surface seen on ancient glass that had been buried. Much of the Art Nouveau glass produced during the years of its greatest popularity had been generically termed “art glass.” Art glass was intended for decorative purposes and relied for its effect upon carefully chosen color combinations and innovative techniques.

France produced a number of outstanding exponents of the Art Nouveau style; among the most celebrated was Emile Galle (1846-1904). In the United States, Louis Comfort Tiffany (1843-1933) was the most noted exponent of this style, producing a great variety of glass forms and surfaces, which were widely copied in their time and are highly prized today. Tiffany was a brilliant designer, successfully combining ancient Egyptian, Japanese, and Persian motifs.

The Art Nouveau style was a major force in the decorative arts from 1895 until 1915, although its influence continued throughout the mid-1920’s. It was eventually to be overtaken by a new school of thought known as Functionalism that had been present since the turn of the century. At first restricted to a small avant-garde group of architects and designers, Functionalism emerged as the dominant influence upon designers after the First World War. The basic tenet of the movement — that function should determine form — was not a new concept. Soon a distinct aesthetic code evolved: form should be simple, surfaces plain, and any ornament should be based on geometric relationships. This new design concept, coupled with the sharp postwar reactions to the styles and conventions of the preceding decades, created an entirely new public taste which caused Art Nouveau types of glass to fall out of favor. The new taste demanded dramatic effects of contrast, stark outline and complex textural surfaces.

 

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是国际新艺术风格发展的标志,其特点是曲折的线条,花卉和蔬菜图案,以及柔和而易逝的色彩。新艺术风格兼收并蓄,融合了日本艺术的元素、古代文化的主题和自然形式。这种风格的玻璃对象在轮廓上是优雅的,虽然经常故意扭曲,与苍白或彩虹表面。这种风格的一个受欢迎的装置是模仿被埋在地下的古代玻璃上的彩虹色表面。在其最受欢迎的那些年里生产的新艺术玻璃大多被笼统地称为“艺术玻璃”。艺术玻璃用于装饰目的,其效果依赖于精心选择的颜色组合和创新的技术。

法国产生了一批杰出的新艺术风格的倡导者;其中最著名的是埃米尔·加勒(Emile Galle, 1846-1904)。在美国,路易斯·康福特·蒂芙尼(Louis Comfort Tiffany, 1843-1933)是这种风格最著名的代表人物,他生产了各种各样的玻璃形式和表面,这些在当时被广泛复制,如今受到高度重视。蒂芙尼是一位杰出的设计师,成功地结合了古埃及、日本和波斯的图案。

从1895年到1915年,新艺术风格是装饰艺术的主要力量,尽管它的影响持续到整个20世纪20年代中期。它最终被一种称为功能主义的新学派所取代,这种学派自世纪之交以来就一直存在。功能主义最初局限于一小群前卫的建筑师和设计师,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成为对设计师的主要影响。运动的基本原则——功能决定形式——并不是一个新概念。很快,一种独特的美学准则形成了:形式应该是简单的,表面应该是简单的,任何装饰都应该基于几何关系。这种新的设计理念,加上战后对过去几十年的风格和惯例的强烈反应,创造了一种全新的公众品味,导致新艺术风格的玻璃失宠。新口味要求强烈的对比效果,鲜明的轮廓和复杂的纹理表面。

aeas成功案例:Andrew

一个月拿到AEAS76分(10-12年级)!
来澳一年, 这个9年级生是如何掌握人生的?

decorate img

“勤奋的孩子却不能得到支持”的桥段对我们来说也并不陌生,但往往出现在励志故事中,有着添油加醋的成分。

 

然而,我们身边确确实实的出现了这样一个优秀的少年 – 背井离乡、孤单一人、却完全凭借自己的决断和努力,坚持了自己的道路、掌握了自己的人生。

一. 孤立无援

 Andrew来自一个离异家庭,一年前和父亲一起移民墨尔本。因工作缘故,Andrew的父亲经常回国,因此Andrew大部分在澳洲的时间都要和他的继母和其儿子单独相处。
继母的冷漠、陌生的环境和远在中国的家人及朋友都让Andrew感觉倍感压抑。一直成绩优秀朋友众多的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格格不入的滋味。澳洲生活对他来说,并没留下什么好印象。

而这些并不是真正的问题 – 经过一段时间,Andrew意识到了他学校十分糟糕:教学质量和教师水平都差强人意,而身边同学的素质更是让Andrew倍感担忧 – 在一次被越南同学询问是否要毒品后,他觉得这个学校待不下去了。

Andrew决定转学到口碑更好的私立学校。他把在学校里所遭遇的各种事情告诉了家人,并提出要转学的想法。继母对他的遭遇不以为然,并极力反对转学的事情 – 而她自己的儿子却恰恰是私立学校毕业的。

而Andrew的父亲则说如果Andrew能成功通过AEAS考试,就愿意支持Andrew去读。但由于之前请的外教辅导收获甚少,Andrew的父亲不愿意支持他去任何补习机构备考AEAS。

二. 背水一战

 

 

Andrew当然不愿就此放弃,他背着家人,自己在网上找到了我们,并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偷偷补习。

“偷偷跑出去补习” – 很有趣的一个概念不是吗?对于我们来说,一个9年级的学生应该只会背着家长出去玩。当然,从难度上来说,这并不比偷偷出去玩来的容易。

没有家人经济支持,Andrew必须要用自己积蓄的零用钱支付课时费。每天一放学,Andrew就赶公交来到补习社,这样才能顺利把当天的课程在5点15前结束,并在天黑前赶回家。对他来说仓促是难以避免的妥协 – 回家略晚,家人就会发现他在外面偷偷补习的事情。

大概没有什么词比“不满足”更适合描述Andrew的学习状态了。相比许多对讲课被动接受的学生,Andrew在上课过程总是主动寻求着各种答案。他乐此不疲的做了一套一套的模拟题,从未偷工减料过。

而这样的模式,一下就持续了整整一个月 – 风雨无阻,从未间断。他的投入和执着渲染了维思教育的每个人,无论是老师还是教务,每个人都由衷的希望他能在考试中脱颖而出。

Andrew在学习上积极的反馈让我们充分的理解到了他的学习习惯和薄弱环节。我们也根据这些特点做出了许多不同的调整。时间有限,对于许多他暴露出的问题我们无法全部克服,对此我们(尤其是何老师)心中也有些忐忑。但总体来说,他总算在考前到达了一个让人有信心的状态。

就这样,一个月的密集学习终于结束,Andrew带着大家的期待和何老师深深的担忧奔赴考场 -在AEAS10-12年级的考试中,取得了76分的罕见高分。这个成绩,墨尔本任意一所私立学校都可以任他挑选了。

aeas学生andrew聊天记录
维思教育学员Andrew AEAS 76分 成绩单

 

我们见过太多学生,在制定了雄伟的学习计划后无法执行。他们总能为了自己的懒惰找到许多理由,累忙饿困晕,最后完美的计划束之高阁,落满尘埃,自己则停留在原点。

相比于他们,Andrew确实有理由可以退缩 – 没有学费、时间紧张、奔波疲累、精神压抑。但他从没想要放弃 – 没什么是不可以克服的。

我们往往以为优秀的人是上天眷顾的幸运儿。当我们爬行的时候,他们坐着乘风破浪,轻松地俯瞰着我们。其实,他们经历同样是一步步的攀爬,区别只是他们从不停歇。

Andrew的成功并没有那么多传奇色彩、没有雄伟的计划、也没有动听的口号。有的只是日复一日的坚持。这份AEAS的成绩单,并非来自积攒的人品或是天赋异禀,而是不屈不挠的内心,和矢志不渝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