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新生大数据曝光:”决定你命运的,不是父母,不是金钱,而是……”

近日,在微博上有一个激烈的讨论,哈佛在校报上公布了一组新生调查数据:

29.3%的新生,至少有一位亲戚或父母曾是哈佛校友;

这些学生中,46%来自富裕家庭,年收入超过50万美元(约人民币336万);

35.9%的新生很少用推特;56.4%的新生没有推特账号;

85.9%的新生将学术列为第一优先选项;83.9%的新生压力来自自我期望。

 

不少网友说:“出生早已决定了人生大部分的规矩,只要不走大弯路,下限也会比一般人上限高。”“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能长成更大的巨人,站在小矮人的肩膀上即使付出更多努力也很难长成巨人……”真的是这样么?以下,Enjoy:

 

01 

别轻易给自己设上限 没有人会原谅你的穷

高晓松曾经在《晓说》中讲到,哈佛大学的校友给学校捐款或者成立基金的话,这样家庭的子女必然更容易被录取。

这让我想起电影《后会无期》里有句台词很现实:“在大城市,有关系有势力,就会比别人更公平。”

事实上就是这样,无论你在评论区多么义愤填膺地指责富人侵占了多少优质资源,到头来只会被验证一件事,那就是:如果你轻易给自己设定上限,年纪越大,便越没有人会原谅你的穷。

我很认同古龙的观点:“每个人站着的地方,本来都是平等的,只看你肯不肯往上爬。你若站在那里乘凉,看着别人爬得满头大汗,等别人爬上去之后,再说这世界不平等、不公平,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曾经看过一个新闻,陕西的一对农民夫妇,5个孩子全都考上了大学,其中4人考上的是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当地政府奖励了这个家庭30万元。

你看,谁说寒门难出贵子,只要你肯往上爬,一样可以把公平握在手里。普通家庭出身,通过后天的努力,比上一辈多迈出一步,就总有从金字塔底不断爬到上一层的机会。

学霸不是资本和偶然叠加的结果,有的人只看到哈佛一半学生是富二代,却忽视了另一半来自普通家庭。

有一句话说,20多岁不努力,30多岁的你只是成为一个老了10岁的穷人,再过个几年,成为一个又老又穷的人。

人的一切痛苦,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罢了。出身的贫穷本身没有不可被原谅的,不能被原谅的,是狭隘造成的穷。你给自己设定的上限里,囚禁了你的人生。

没有谁生来就拥有一切,不要光嫉妒、仇视别人拥有的一切,自己想要有,就得用力踮脚去够。

王尔德说得多好,在我年轻的时候,曾以为金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现在我老了,才知道的确如此。

别给自己设限,出身只能决定你的下限,但没有人可以决定你的上限。遇到落差的时候,最不该想的就是公不公平,有空计较公不公平,还不如多赚点钱,努力成为别人口中的不公平。

 

02 

我们唯一能拼的就是对自己再“狠”一点

35.9%的新生很少用推特;56.4%的新生没有推特账号。这揭示了一个残酷的事实:一出生就在罗马的人,却比你懂得自律的可贵。

知乎上关于“不自律是一种什么体验?”里,有个高赞回答特别扎心:“在踌躇满志和后悔遗憾之间,反复切换。”

回想大多数年轻人,又是如何对待每一天的呢?

每天在迟到的闹铃中挣扎着起床,匆忙洗漱,跟无数同样睁不开眼的陌生人一起见缝插针挤进地铁,一边回复工作邮件,一边开始叹今天的第一口气。

8小时的工作一边应付一边上网摸鱼,以至于事情没有完成,只好熬夜加班。

为了弥补一天的劳累,回到家之后瘫在沙发上玩手机,一眨眼什么都没干,就到了凌晨1点。

洗漱完爬上床,却想起今天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已经凌晨2点了,只能充满愧疚地入睡,第二天又继续恶性的循环。

不自律的人生,时间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毁掉你。

村上春树30岁开始写作,到现在已经有40年了。他每天只写4000字,400字一页的纸,写到10页就停下来。然后拿出1小时跑步,40年如一日。正是这种高度的自律,才让他有时间和精力能够持续几十年写出优秀的作品来。

第三季《中国诗词大会》总决赛上,外卖小哥雷海为逆袭夺冠。在参加诗词前,每天在等餐的时间空隙,一群外卖小哥拿着手机玩王者、看直播,雷海为都在背古诗词。

等餐的时候、红灯的时候、甚至骑车在路上的时候,他都用来拿来背诗,吃过午饭,有一个多钟头的时间,他就会坐下来好好读几首诗词,看诗词的创作背景、注解、鉴赏,还能背一两首新的诗词。最近,他正在看《汉语语音史》。

自律的程度,决定了你生活的高度。

别人在看书的时候,你在抖音上刷得不亦乐乎;别人在健身房里挥汗如雨的时候,你在饭桌上大快朵颐;当别人利用周末学习充电提高自己时,你却睡到了中午12点……

我们总是抱怨每天工作太多,劳累过度,休息不好,心情糟糕,抱怨各种不公平……苦衷太多,都是时代不好,总是怪时代不好,明明就是自己不行。

有人说:“我努力的最大的动力是恐慌,我不能接受一个停滞的自己。”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在很多事情上拼不过别人,我们唯一能拼的就是对自己再“狠”一点。

03 

你需要做的是让生活的直径变大一点

我很喜欢贝蒂·史密斯的《布鲁克林有棵树》,主人公弗兰西出生在美国纽约的“贫民窟”布鲁克林。

她从小就被迫面对艰辛的生活,母亲偏爱弟弟,父亲深爱她却英年早逝,家境贫寒,一日三餐以霉面包为主,只能靠捡垃圾挣来的钱才能换到糖果吃,她在学校遭受鄙视,爱的人也背叛她……

但面对如此卑微的生活和糟糕的人生,弗兰西却不愿妥协,她知道身边的每个人都在受穷,于是她一直性格坚韧,不懈的努力去争取接受更高级别的教育和工作机会,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出了社会底层,走出了那个给了她贫苦生命的“贫民窟”。

白岩松在一次采访时说,“改革开放后恢复高考,就这一件事,深深地改变了我的命运。我是生活在海拉尔这个中国最北方的人,邓小平去世的时候,我是在中国几乎最南方的广州。如此大的跨度,也就是说生命的直径变大了。难道不就是因为高考吗?”

生活中有很多人,等到20来岁的时候就会开始反思自己的选择:“再让我重来,我一定要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以前工作不努力,现在知道要努力也已经晚了,恨不得回去打醒自己。”

85.9%的哈佛新生将学术列为第一优先选项;83.9%的新生压力来自自我期望。他们的人生直径已经足够大了,但他们还要更大。

很多时候,那些在大城市与小县城来回奔走的人,只是为了选择最合适自己的地方,成为更好的自己罢了。

对更多出身没那么好的人来说,他们无法躲开所有现实生活带来的困顿,只能选择自己的态度和行动,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离不开北上广的原因,想着抓紧青春那几年出去闯荡,感受大城市的生活,拥抱更大的世界。

《围炉夜话》有一言,“富家惯习骄奢,最难教子;寒士欲谋生活,还是读书。”

如果没有出生在罗马,就自己赚钱走过去;如果没有从小含着金钥匙,就自己打一把,不要心安理得地把生活的锅甩给“穷”和出身,也去为了拓展生活的直径付出努力吧。读书、进修、努力工作、寻找工作之外的新突破……都是让生命出走的直径变大一点的方式。

也许我们终其一生也无法爬上金字塔的顶端,也许我们永远是无名之辈,但即便是这样,我们也可以通过自己不停行走的每一步,写下一个曲折但曼妙的人生。

 

 

此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极物(ID:ijiwulife)| 作者秦桑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