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英文不及格到雅思总分8.5,是什么让他脱胎换骨?(中 – 留学篇)

点击阅读上篇
一. 序言 
在上一期中,我讲述了自己经过小两年的努力,以147/150的中考英文成绩成功从“英文学渣”逆袭的故事。这个成绩,让我顺利进入到了市重点高中,并在高一的时候,当选上了“英文课代表”一职。在这一期,我将通过讲述从国内高一到出国第一年的这两年时间里,所发生的一些具有重要意义的往事,以更好地描述我内心中的变迁,希望给各位提供一些促进自主学习(不只是英文)的灵感。由于国内重点高中普遍实行高压政策,在住校的部队式管理制度下,我们必须每天6点30起床,20分钟内完成洗漱,并在6点50分准时在操场集合进行1500米晨跑,随后到教室早读至8点30,吃完早餐后再进行各个学科的学习。一天的时间被安排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除了每节课堂之间有10分钟的课间休息,以及30分钟的午餐和晚餐时间,其余时间都在埋头苦学,直到9点15分晚自习结束后回到寝室,紧绷的神经方能得到稍许的放松。由于高一期间正值叛逆期,尤其是在国内这种复杂且高压的学习氛围里,我那颗小小的脑袋里,开始频繁地思考人生的意义。各种思想开始在脑子里生根发芽,并试图通过各式途径表达和宣泄内心的想法。比如,我会语文课上举手打断老师,只因为她表示她的“唯一标准答案”才是对作者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的真正诠释;我会在历史课上,对课本上所记录的近代历史极具主观评价的部分提出疑问;我会在数理化课堂上,对老师强调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句slogan表示质疑;我会对班主任用成绩来标榜学生的地位、用服从来定义学生品质的优良、用对老师的阿谀奉承来决定是否能加入共青团的这些行为,在写作中毫不忌讳地表达自己的不屑。

不幸的是,国内的老师并不欣赏我这种思维天马行空的学生,他们并不鼓励自由的思想和批判性的思维。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叛逆、不服从,并屡教不改的“思想很危险”的学生,所以我遭到了严重的打压,比如以记处分和取消团员身份进行威胁、状告教导处主任和家长、班上进行点名批评并试图疏远我和同学的关系、把我坐位调到最后一排等等。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到了高一的第二学期,班主任以“自我思想严重”、“不服从管理”的罪名,陆续将我从数、理、化三个竞赛班中踢出,还不忘在全班同学面前对我冷嘲热讽几顿- 这对那时的我来说,是一轮巨大的打击。

受挫后的我开始迷茫,并不知所措。幸运的是,竞赛班中两位好友主动伸出援助之手,三个15、6岁的少年,第一次像大人一样,坐在操场上讨论学习的意义。虽然我们各科的成绩都不错,但是在那次讨论之前,我们还从未好好想过我们为何要这么努力地学习。大家都仅仅觉得这是大人们想要的,同龄人也都在这么做,所以我们也必须要随波逐流。

可是经过那次讨论后,我们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数理化解释了世间万物是如何运作的。我们学习知识,不应该是为了在各种考试中取得名次,给自己和家人“长脸”,而是通过学习知识,保持对真理的追求,让思想不被束缚,从而完成思想的持续更新。

这次看似是三个懵懂小孩无足轻重的讨论,对我的人生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正是由于这次谈话,我下定了出国的决心。对于一个16岁的少年来说,出国不仅是逃离/逃避现状的最快方式,还是开启通往自己所向往的自由世界的大门的敲门砖。

在这里,不得不感激我父母的开明和前卫,在我提出要出国的想法之后,他们百忙之中,仅仅因为我年少时候的一个懵懂的诉求,而到处奔波办理留学文件,并在70天内申请到了澳洲留学签证。

二.  初来驾到
2006年7月5号是一个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日子,小何同学只身一人正式踏上了留学之旅。到达布里斯班,第一次迈入澳大利亚这片土地的时候,我心中没有任何畏惧,而是对新的旅途充满期待。还有就是,啊,空气真清新!哎呀,真香~但是好景不长,70分钟后出了海关,看见那位素未谋面的homestay mother 举着我的名牌,我便感受到了万恶资本主义满满的“恶意” – 曾今身为英文课代表的我,却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我也很难表达清楚内心所想。原来童话故事里都是骗人的,原来外国人见面打招呼,不说“How do you do?” ,他们也不会说“I’m fine, thank you, and you?”第一次出国的我,在这一刻,终于慌了。

“没事没事,这不是正式上学之前,还有语言学校么。” 我心中安慰自己说。

结果打击接踵而至:语言班里全是英文蹩脚的国际学生,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中国人,所以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中国人扎堆的情况。我们平时根本说不上几句英文,而上课中老师正经讲课的时间很少,也不存在课后作业,这导致了在语言学校中的3个月时间里,我英文的听、说、读、写、词汇、语法,提升进度很是缓慢。

最后,虽然我成功通过了语言学校的考试并顺利进入了10年级学习,但不过关的英文给我的学习生活带来了很多限制- 上课不能完全听懂、教科书上的学术性英文因为生词和陌生语法理解困难、听说能力不达标导致无法融入到本地同学的群体中、外出游玩没能力很好地跟本地人沟通、在校各学科的作业得分不高… The list goes on and on,这一切让我觉得,我跟澳大利亚这个在出国前心驰神往的国度,格格不入。

这样的日子过了小半年,期间的我一直游走在由我校8位中国留学生组成的“中国帮派”里。虽然我偶尔也会问自己这样的留学模式有何意义,但出于对舒适圈的眷恋、对英文的不自信、与本地人沟通中的词不达意造成的尴尬,我持续为自己的不作为找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我不说英文是因为我爱国,是为了海外华人大团结,而且老外的同学都太蠢没法交流、文化背景不一样无法相处等等。

 

三. 又是命运的转折点
直到在有一天的ESL(English as Second Language – 英文第二语言)课堂上,老师在课堂上给我们讲述了一本由真实事件改编、由美籍华裔作家和医生,马严君玲编写的叫《Falling Leaves》(叶落归根)的小说。这成为了继《希望英语》之后,我在英文学习上的第二个重大转折点。作者马严君玲在二次大战初期生于天津,长于上海,逃难至香港,在英国伦敦大学取得医学博士学位,1964年移居美国后于加州行医。1997年她的自传体小说《叶落归根》出版后,连续两年高居《泰晤士报》排行榜之首,先后被译成法文、德文、西班牙文、意大利文等二十余种文字,一跃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华裔作家。在书中,她称自己为“中国灰姑娘”,讲述了自己从有记忆开始的生平事迹。她从出生起便经历了各种不公,而孤立无援的她却从未停止抗争。她要做她自己,无论自知或不自知,当遇到限制或压迫时,她从来没有屈服或伪装过。在ESL老师的引导下,我从本书看到了大时代下的小儿女是如何被历史的漩涡卷入,在中西方文化的交融下,最后成就各自的命运。书中有许多场景让那时的自己感到强烈的共鸣,这使我对这位作家,以及她的这本作品产生了浓重的兴趣。但受限于英文水平,我只能先阅读中文翻译版,然后再在频繁查阅电子词典的过程中,艰难地尝试去看懂英文原著。这次不顺利的阅读体验,让我再次清晰地意识到了打好英文基础的重要性。在随后的英文课堂中,我逐渐并愈发意识到了中澳在语文学习上的极大不同(在国内,语文是中文;在澳洲,语文是英文)。国内的语文学习,主要通过背诵课文的方式,让学生识字、写作,并在各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文章中字句的理解,给出官方统一的标准答案而澳洲的语文课中,我们从不会被要求去背诵全文。并且对作者写的字句背后蕴含的情绪和动机,老师会积极与学生展开讨论,任何有理有据的理解都会被接受和鼓励,并不存在统一的答案。毕竟,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所以在澳洲,老师强调了每个人都是存在主观偏见这一个事实,但是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真谛,就是让社会上不同的偏见可以自由地竞争,让人们不受限制地去选择自己认同的价值观。

在英文课堂上,我们很少讲语法和词汇,而是把更多精力放在学习分辨和运用各类语言技巧上。老师的主要任务,是引导我们分析各类文体的书写技巧– 各类文学作品,包括报纸文章、新闻、小说、传记、演讲稿、电影、戏剧等,是如何运用各式各样的技巧来博取观众的眼球和认同感的?我们又该如何一眼识破作者在选词、句子构建、图片、音像上的技巧,来避免自己被牵着鼻子走

因为只有学会了这些技巧,我们才能在这个被媒体充斥的世界里,培养出自己独立的人格和价值观,从而避免自己失去自我求证的判断力,做到不对电视机和报纸上的宣传俯首称臣,不对舆论盲目跟风、言听计从。

而这,正是我当年出国求学的主要原因之一,而如果英文导致学习不能顺利的话,就真的是本末倒置了。

因此,只有拥有良好的英文基础,我才能对得起父母当初为了满足我的理想而付出的奔波和投资,才能实现我年少时梦想,才能融入西方文化、更好地接受我所认可的教育。

在英文课老师的引导以及《叶落归根》这本书的启蒙下,作为众多留学生中平淡无奇的泛泛之辈,小何同学再次重整旗鼓,在学习英文这件事上,迈出了更加坚定的步伐。

但这次驱动我的,不再是年少的虚荣心,而是为了履行当初出国时的美好愿景- 充分利用这片土地上的优势,不断提升自己思想的高度,to be a better man.

而得以实现这一切的前提,是掌握好英文这一门语言。

就这样,新一轮的追逐战,又开启了。

后记
在上一期中,我强调了要学好英文的第一步,是意识到学好英文所能给自己带来切实的利益,毕竟常言道,无利不起早。任何的付出背后都需要有看见的、摸得着的利益支撑,方能持久。这些利益,可以是给自己脸上添光,可以是证明自己,可以是考入一个好大学,可以是找到一份好工作,甚至可以是不再听见家长的嘚(dao)吧(bi)嘚(dao)。最终的目的都在于,可以让你自发地主动接触英文。本期中,我再次强调了自我觉醒和激励的重要性。所以,家长和学生们首先就要在这一步上多花费些心思。学生们需要主动去挖掘和寻找属于自己的“动力源泉”,家长以及老师们需要辅助和引导孩子找到他们的“源动力”。 

点击阅读下篇